广州钢铁厂与我

2013年9月29日,随着广钢白鹤洞厂最后一台设备32MW电站关停,运营55年零90天的广州钢铁厂全面关停,距今已5年了。

如今,翻起曾经拍过的照片,仍满满的回忆。趁闭厂5周年纪念,写下此文做记录。

父母都在广钢工作,从广钢托儿所到广钢小学,住在广钢生活区,我的20年青春离不开广钢。

下图为我住的鹤翎楼,小时候每当放学放假,都在三楼平台和小伙伴们玩耍,曾经在这玩捉迷藏、骑自行车、踩滑板车、四驱车、爆旋陀螺等等,所有童年都在这了,随着我迷上电脑后,宅家里了。

老家的阳台朝南,面对着广钢幼儿园和真光中学,都是我的母校,这张图片于15年使用胶片拍摄,广钢已拆,远方直立耸起冒着白白云朵的烟囱已不复存在了。

妈妈曾在广钢幼儿园工作,小学放暑假,爸妈都去上班了,我整个暑假都是一个人在家里。妈妈会在工作闲余打电话回家里叫我出阳台,我就能看见妈妈在幼儿园窗口向我招手。如今,每当看着这张照片,我仍然会感觉到妈妈在那个窗口微笑的看着我。

初涉摄影的我有幸在13年8月进厂拍下了一些照片,因硬盘损坏RAW丢失,如今只剩修好的jpg文件,照片仍保留着我当年被人嘲笑的“重口味”色调,别有一番风味。◕‿◕。

8月的广钢,已濒临停产,仍有部分钢厂在做最后的生产。小时候爸妈经常想带我进厂玩,长见识,有很多机会可以在厂里逛逛,总想着烟尘滚滚,怕脏,不愿去。如今,只剩下这几张照片了。

高炉

这张图片还留着“LongHornEX”的水印,“LongHorn”是我从初一用到大三的网名,Windows Longhorn是我第一个自己学安装的系统,由于vista,仅仅存在测试版。在我眼里,它是一个里程碑,从Longhorn系统开始,微软开始真正重视系统UI的设计。

还记得小学的时候,电脑配置不高,为了用上LongHorn,辛辛苦苦把内存升到512M,给硬盘腾出25G空间,这些参数在当年可是高配。所以,LongHorn在我心中印下深深烙印。

广钢饭堂

高炉风管

转炉烟囱

控制台

转炉连铸机

高炉

控制线

操作室

转炉

鸟瞰全景

我想,我应该留一个广钢的头盔做纪念,就像如今一直想搞一小块钢轨做摆设。◕‿◕。

混铁炉

出钢

烧结厂

废钢料篮

电炉

我的土豪好基友

广钢集团

广钢门口

最后感谢爸妈的同事们带我进广钢拍照,留下珍贵的照片,感谢我的土豪好基友陪我上山下海到处踩点。◕‿◕。

评论

评论

8
跟随

哦不,糟糕!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。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。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,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。

立即升级